作者為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助理教授俄羅斯軍事演習「東方-2018」(Vostok-18)於9月11日至15日在遠東地區舉行,俄羅斯派出超過30萬名軍人參加,參演裝備包括坦克、裝甲運輸車等車輛3.6萬輛,1,000餘架戰機,是冷戰結束以來最大規模軍演,演習的幾天內推進7個時區,範圍橫跨8000公里。中國和蒙古也有參與,中方派出了約3200名士兵、24架武裝直升機和6架噴氣戰鬥機參加演習。「東方-2018」軍事演習除了受到美國、歐盟和北約(NATO)的高度關注外,鄰近俄羅斯的南北韓、日本,甚至東協(ASEAN)也密切注意這場世紀演習。俄羅斯刻意擴大「東方-2018」戰略演習的規模,並不令人意外。這次巨型的軍事演習顯然是普欽在展示其硬性的軍事實力,也藉此表示,儘管在經濟和軍事上面臨西方制裁,俄羅斯仍是不可忽視的強權。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把這場軍演拿來和1981年前蘇聯舉行,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為假想敵的「西方-81」軍演相提並論,而當時的「西方-81」被視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軍事演習,動員了前「華沙公約組織」的會員國。這樣的比喻,也凸顯了俄羅斯和北約(美國)日益緊張的關係。雖然俄羅斯被視為西方的敵對和侵略性力量,但其實莫斯科也一直將北約東擴視為威脅。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並支持烏克蘭東部的親俄反叛者,此後北約加強了在東歐的軍事部署,增派約4000名士兵,此舉被俄羅斯批評為「挑釁」。2018年3月,俄羅斯前間諜及其女兒在英國被下毒事件,導致北約驅逐俄羅斯外交官。同為北約成員的美國和英國都指責俄羅斯策劃了下毒事件,俄羅斯全盤否認,俄羅斯和北約的關係跌入谷底。因此,2014年俄羅斯在兼併克里米亞受到西方制裁後,俄羅斯外交戰略更進一步轉向中國與亞太地區,俄中貿易聯繫開始蓬勃發展,中國已經成為俄羅斯的第一大貿易伙伴國,主要外資來源國和最大外國遊客客源國。中俄兩國繼續合作建設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西伯利亞力量」(The Power of Siberia),聯合研製遠程寬體客機和重型直升機,還成立了中俄地區合作發展投資基金,以及實行其他一系列深化合作的措施。但是,俄羅斯東向的戰略目標不僅僅是只有中國,亞太地區才是未來的目標。俄羅斯地跨歐亞大陸,三分之二國土在亞洲,石油、天然氣、煤炭、黃金、森林等資源豐富,與亞太地區在地緣政治上有著密切聯繫,因此,在廣義上,俄羅斯也算是亞太國家,亞太地區是俄羅斯重返世界強權的重要立足點,俄羅斯與亞太地區更在能源經濟上有著廣泛的合作空間。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而之後伴隨的歐債危機和歐洲經濟的衰退,主要出口產品原油和天然氣對歐洲出口急劇放緩,俄羅斯也順勢將目光投向經濟迅速恢復成長的亞太地區,雖然將持續與歐盟的經濟合作,但卻也將重心部分挪向亞太地區,進而直接影響了世界的權力體系的脈動。2012年5月普欽第三度入主克里姆林宮後,於2012年12月12日於聯邦議會首次發表國情咨文指出,俄羅斯當前的任務是打造一個富強的俄羅斯。他更於演講中強調,21世紀俄羅斯的發展方向就是向東發展。西伯利亞和遠東是俄羅斯巨大的潛力所在。俄羅斯應在世界發展最強勁、最快的亞太地區佔據一席之地。如此,更有助於世界多極化的局勢得到鞏固。2018年,65歲的普欽在其第四任總統宣誓儀式上說,要讓俄羅斯在強大的軍力支持下,在世界舞台上發揮更大作用,同時努力改善俄羅斯公民的生活。因此,在建構多極世界的戰略下,本文將就近幾年俄羅斯於亞太的外交作為具體描繪出普欽的亞太戰略。一、俄羅斯東向能源策略與亞太能源強權冷戰結束后,國際政治經濟格局處於變動之中,911恐怖主義襲擊事件、伊拉克戰爭更是印證了這一點。經濟競爭滲透著政治利益衝突,政治利益衝突又推動著經濟競爭或對抗,而能源一直是這種政治經濟大競賽的一個關鍵領域。能源,特別是極其重要的一次性能源—石油和天然氣,是人類社會發展不可缺少的物質基礎,直至21世紀中葉仍將在國際能源格局中占據主導地位。俄羅斯是油氣資源最豐富的國家之一,是世界大國中唯一的能源輸出國,在世界能源市場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普欽十分重視本國中長期的能源戰略,而俄羅斯於2014年2月17日發布「2035年前能源戰略草案」,預測到2034年,俄羅斯將出口23%之能源至亞洲地區。根據草案,俄羅斯打算將當地生產的32%原油與31%天然氣運往亞太地區。因此,亞太地區在俄羅斯能源出口市場的戰略重要性與日俱增,發展與亞太地區國家的能源合作,有利於俄羅斯吸引這些國家的資金開發東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的油氣資源,促進當地經濟發展,還有利於俄羅斯融入亞太經濟整合過程。因此,普欽就一直要以能源強權擴大俄羅斯在亞太地區的角色和地位,也將「以能源強權重返亞太」做為目標。「東西伯利亞─太平洋」輸油管線(Eastern Siberia to the Pacific pipeline,簡稱ESPO),又稱「泰納線」,一期工程已經於2009年12月正式投入營運,二期工程則於2012年12月25日開始啟用,象徵著俄羅斯東向能源外交的正式經營與投入。再者,中俄在2014年5月,兩國經過了十年的談判後,俄羅斯天然氣巨頭Gazprom與中石油終於簽訂了巨額天然氣協議。該協議規定,俄羅斯將從2014年9月1日起鋪設從西伯利亞東部至中國的「中俄東線天然氣管線」─又稱「西伯利亞力量」(Power of Siberia )。普欽近年來一直在為經過遠東的新亞歐運輸路線大做宣傳。相比經過馬六甲海峽和蘇伊士運河的傳統運輸航線,新亞歐運輸路線在成本方面很具競爭力。而在歐亞兩端掐住新亞歐運輸路線,將使俄羅斯控制新的交通和經濟走廊。二、俄羅斯與亞太國家的政經合作為全面融入亞太區域的經濟整合,俄羅斯積極發展與亞太國家的多邊經濟與政治合作。1997年,俄羅斯成為亞太經合組織成員國。進入2012年,俄羅斯外長先後訪問了日本、文萊、新西蘭、澳大利亞和斐濟5個國家,此行既有與相關國家協調立場之意,也有促進經濟合作的意圖。2012年12月8日APEC高峰會在俄羅斯遠東區海參崴拉開序幕。俄羅斯除了在保持與中國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同時,更強化與越南、印度等亞太國家的全方面的合作。普欽於2012年12月24日的短程印度之行中,雙方簽署了十多份合作文件,俄印之間大量的直升機和戰鬥機的軍購訂單引人關注。2016年,印度更一口氣向俄羅斯訂購五套「S-400飛彈防空系統」。而與東南亞國協關係方面,發展與東協的關係是俄羅斯佈局亞太的重要步驟。2004年7月,俄羅斯正式簽署加入「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Treaty of Amity and Cooperation in Southeast Asia, TAC),其中包括「不侵略協定」(Nonaggression Pact) (Asian Economic News, 2005),該條約同時策進雙邊關係發展與奠定政治基礎,促進該區和平發展及安全穩定。2005年「第一屆東協-俄羅斯高峰會」(the First ASEAN-Russia Summit),雙方關係的發展與合作真正邁入新高,東協各國領袖與俄羅斯總統普欽分別簽署「東協與俄羅斯經濟與發展合作協定」(Agreement between the Governments of ASEAN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on Economic and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MosNews, 2005)、「發展東協與俄羅斯全面夥伴關係聯合宣言」(Joint Declaration of the Heads of State/Government of the Member Countries of th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nd the Head of State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on Progressive and Comprehensive Partnership)和「2005-2015年東協與俄羅斯全面合作行動計劃」(Comprehensive Programme of Action to Promote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nd the Russian Federation 2005-2015),闡明雙方關係將展開新的發展與對話渠道,加強官方機構聯繫及相關經濟單位合作。2016年5月19日至20日,10個東協會員國與俄羅斯在俄國索契(Sochi)召開會議,並且共商未來四年雙邊的合作關係,2017年,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參加了11月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的東亞峰會。2018年11月,普欽更決定出席於新加坡舉行的東亞峰會。東協國家正面臨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和美國的壓力,夾在中美之間的東南亞國家也試圖尋求第三股力量的支持,這也為俄羅斯提供了機會。另外,俄羅斯與越南本就具有傳統友誼,雙方還發展形成了戰略夥伴關係,俄羅斯與印尼、泰國、馬來西亞,甚至緬甸也都有不同層次的、多領域經貿合作關係。三、參與亞太多邊安全體系的建構「東方–2018」是俄羅斯在蘇聯解體後最大規模軍演,在美國因川普上台,積極貿易談判,影響收縮軍事版圖之際,俄羅斯積極擴軍備有爭取「東山再起」之勢,面對美國「印太戰略」、中美貿易戰日益緊張,北韓核彈危機尚未解除,日本修憲建軍,東亞地區的軍事安全形勢愈加嚴峻複雜,俄羅斯作為軍事強國的作用不容忽視。俄羅斯在亞太地區的安全建構藍圖上,軍事技術與武器出口、維持遠東地區安全利益和爭取主導多邊整合態勢將是俄羅斯亞太戰略上的主要方向。其一、俄羅斯在亞太地區擴大軍事技術合作及武器出口,積極介入地區問題,並試圖在亞太安全機制的建構上增加影響力。軍事技術與武器出口既是俄羅斯經濟的主要來源,也是施加安全影響的重要手段。亞太地區近年來的經濟迅速發展以及復雜的地區局勢,使得該地區成為世界軍品貿易的重要市場。俄羅斯高度重視對亞太地區的武器出口,其中尤以印度、越南為最。根據俄印簽訂的軍事合作合同,印度進口的武器中,俄羅斯的武器佔據了將近一半。其二、亞太地區,特別是東北亞安全形勢動盪不安,促使俄羅斯積極介入地區安全事務和地區安全機制建構,以維護俄羅斯遠東地區邊境安全及國家安全利益。2010年以來,朝鮮半島局勢緊張,東北亞國家領土糾紛加劇,美國與其亞洲盟國頻繁舉行聯合軍演,亞洲國家競相增加軍備採購等等,這些事態凸顯出亞太地區安全的脆弱性。在這種形勢下,俄羅斯逐漸介入安全局勢調解,宣導建設地區安全結構。其三、美國試圖建立在印太的主導地位,俄羅斯也不會坐視機會溜走。俄羅斯以能源強權重返亞太的的角色介入亞太的安全秩序中,俄羅斯未來在亞太的力量與角色不容小覷。俄羅斯在國際事務上向來與中國站往同一陣線,但,未來在區域事務上,也就是在競爭的利益上,是否也與中國同聲共氣,此變數仍待未來觀察。由於俄羅斯於冷戰結束後國力大受影響,雖然靠著豐富的油氣資源重返大國之列,但其國力已大不如前,目前是無法與中國齊頭並進,故,在未來俄羅斯於東亞的整合藍圖中,俄羅斯是偏向於亞太整合,但俄羅斯會希望與美國、中國同列區域多邊主導整合優勢,開拓更大的能源市場。 ______________【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hipoegn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